重新认识网络时代下的知商标代理律师识产权实

发布:主页 发布时间:2019-10-10 浏览:

  但是,专利侵权赔偿数额站在2018年的起点,我们除了看到传统知识产权实务领域的成果,更加值得思考的是在互联网这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下,知识产权实务正在发生哪些质的变化,这有助于我们看清未来的趋势,进而决定当下的工作重心:

  1、涉网类的知识产权正在成为新宠

  知识产权中各种类型的权利在实务中的商业价值大不相同,那些具有网络属性的权利正在逐步成为市场的宠儿。

  例如像信息网络传播权,在网络作为核心传播渠道的时代,著作权里面的复制权、发行权等等适用于传统纸质媒体时代的权利已经不再具有多高的商业价值了,只要拿到信息网络传播权,就等于拿到了畅行网络世界的“通行证”,看看下面这些应用,全部建立在信息网络传申请专利需要哪些费用播权的基础之上的:

  

  再比如GUI专利(图形界面专利),因为影响着用户对于软件和硬件产品的选择使用和购买,因而成为企业之间相互竞争的重要工具。最典型的应用场景就是手机app或其他程序界面的外观保护,像奇虎360手机安全app即在第一时间申请了外观专利:

  

  此后奇虎360公司针对江民公司向法院提起GUI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除了诉讼以外,笔者也接触过多起案例,是基于GUI专利向苹果appstore等应用商店进行投诉,导致另一方应用直接下架的情况。

  其他典型的涉网知识产权包括域名、软件方法专利(搜狗和百度输入法专利大战)、游戏界面、声音商标等等。

  

  2、侵权治理的主战场来到线上

  侵权线上化是随着商品交易线上化而来的,线上的侵权治理在实务层面跟线下有着巨大的差异,由此已经开始衍生出了侵权监测、平台投诉、诉讼、行政、刑事打击多位一体的治理模专利侵权损害赔偿式,这其中开始细分出各种专业的服务机构著作权代理律师收费,并且很多商业机构还是使用专门定制的技术和软件,非常适应线上维权的需要。

  此外,在线上的维权治理方面,技术本身的重要性开始凸显。很多之前法律人头疼的难题,透过技术创新变得豁然开朗,例如微信推出的原创功能,文章一旦获得原创标识,其他公众号将无法随意的转载或者抄袭;另一个典型的应用是百度的版权图片功能,将用户搜索出的具有版权的图片直接进行标注,方便用户联系权利人取得授权,显然这些都是靠技术创新实现权利保护和流转的典范,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法律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技术直接秒杀。

  

  线上侵权治理第三个明显的趋势就是网络不正当竞争。实际上对于开展线上业务的公司而言,竞争是你死我活的,网络经济本来就是注意力经济,一个品类里海量的商品和服务最终被用户记入脑海的只有那么一两家,所以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这个时候难免会有对手采取非常规的手段,所以我们会发现《反不正当竞争法》隔了15年第一次大修,增加的几乎全部都是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条款,即便如此,新的法条仍然无法涵盖不断“推陈出新”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就在今天,广东高院全程直播了网易和YY之间一审判赔2000万的网络不正当竞争二审庭审,现场非常激烈。

  3、取证方式和手段大变革

  线上的知识产权纠纷,在取得证据的过程中会遇到诸多新问题,尤其是在实时性和成本方面。例如某个侵权直播是在夜间进行,这时候去找公证处存证根商业秘密保护规定本不可能;又或者某个侵权站点存放了海量的侵权视频,通过传统公证处获取这些证据的成本非常高。

  这些取证痛点都需要新型的适合线上的存证工产地标记具,市面上这类产品也应运而生, 只不过适用的具体场景、产品逻辑和司法态度都各有不同,需要法律人认真研究和掌握(参见我之前的文章:《当前电子数据存证的三种形态和未来趋势》)。

  4、新的管辖连接点

  网络侵权行为通常比较复杂和隐蔽,不一定能够直观的锁定管辖法院,加之知识产权司法审判专业化趋势日益明显,出现了知识产权法院、互联网法院等,所以管辖法院的选择是一个当事人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

  与管辖相关的有两个问题值得研究,一是立法对与管辖的新规定,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个人能否申请注册商标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这为诸多信息网络侵权案件在原告所在地起诉提侵犯商业秘密的规定供了可能,但实践中法院对于“信息网络侵权”的范围又有不同的看法。类似的司法解释不止一个,包括网络名誉权侵权的、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等等都跟线下有所区别。

  另外一个是根据技术效果来设置管辖连接点。例如笔者经办的实际案件中,原告通过锁定侵权服务器IP地址来设置管辖,但实际上侵权内容在网络上经过了多个DNS服务器的镜像和跳转,导致在武汉和在广州获得的服务器IP地址完全不同,这就为管辖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间,这方面需要法律人对技术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才能够妥善处理。

  5、知产立法底层重构撤销注册商标申请书呼之欲出

  知识产权因为互联网在发生在剧烈的变化,我们前面所讲的仅仅是目前看到的几个点,后面还会有更大的变革,在这些变革面前,立法的反应是最为滞后的。

  事实上,早已有包括张平等学者指出,现行的知识产权制度“先授权后使用”已经严重不适应互联网的发展,权利在网络上的流转速度是远远超过线下的,很多优质的内容不能实时传播的话,价值大大贬损,所以整个的知识产权制度恐怕是需要根据互联网的底层技术要求做一次彻底的重构了,毕竟技术是生产力基础,法律是生产关系,谁决定谁就不用说了。

  立法变革最大的挑战在于,技术的走向无法预判,当我们还在讨论3D打印对知识产外观专利侵权怎么办权的冲击时,区块链又汹涌而来,没有那个立法能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法律滞后性愈发明显恐怕要成为这个时代最尴尬的法律命题了。

  

Copyright © 2002-2030 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专注主页